古诗代今画笔投放的绿茵场

来源:原创   作者:阿噢   发布时间:2019-02-02
古诗代今画笔投放的绿茵场摘要:2018年俄罗斯世界杯开赛以来冷门迭爆,夺冠热门阿根廷、西班牙、葡萄牙都已经止步十六强,一代球星梅西黯然离场...

  2018年俄罗斯世界杯开赛以来冷门迭爆,夺冠热门阿根廷、西班牙、葡萄牙都已经止步十六强,一代球星梅西黯然离场。相比与电影和文学,足球与艺术可谓有着天然的连结,足球运动丰富的肢体语言和难以言状的戏剧场面一直吸引着画家以画笔进行描绘。《澎湃新闻·艺术评论》()特整理出一组古今中外与足球有关的艺术作品,它们从不同的角度刻画了这项“美丽的运动”。

托马斯·韦伯斯特 《足球赛》 (1839)

托马斯·韦伯斯特 《足球赛》 (1839)

  
现代足球起源于12世纪的英国。最早的足球球胆是用猪膀胱做的,而足球比赛是当时英国忏悔礼拜二的传统保留节目。在维多利亚时期著名画家托马斯·韦伯斯特(1800-1886)的笔下,他形象地描绘了一场英国乡村足球赛上,一群男孩逼近守门员的紧张场面。

托马斯·M·M·赫米 《桑德兰对阵阿斯顿维拉》(1895)

托马斯·M·M·赫米 《桑德兰对阵阿斯顿维拉》(1895)

  
这是关于英格兰足球联赛最早的画作之一。在12×8英尺的大画布上,军旅画家托马斯·M·M·赫米(1850-1937)再现了1895年1月2日,阿斯顿维拉队在桑德兰对球门前的发起进攻的一瞬间。这场比赛最终以4比4收场。这幅作品是为庆祝桑德兰在四个赛季中三次(1892,1893,1895)夺冠而作。

翁贝托·博乔尼 《足球运动员的活力》 (1913)

翁贝托·博乔尼 《足球运动员的活力》 (1913)

  
意大利著名未来主义画家、雕塑家翁贝托·博乔尼在作品中融合了一系列同时发生的景象,时间、场景、运动被卷入了令人炫目的色彩的狂潮。这件作品2013年曾在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的展览“抽象艺术的发明,1910-1925”中展出。

伊丽莎白·汤普森 《洛斯战斗中的伦敦爱尔兰中士》(1916)

伊丽莎白·汤普森 《洛斯战斗中的伦敦爱尔兰中士》(1916)

  
伊丽莎白·汤普森(1846-1933),更为人所熟知的名字是“巴特勒女士”。她曾是英国一位非常代表性的军旅题材画家。她从不捕捉征战沙场的荣耀,而是关注战争所带来的“悲怆痛苦与英雄气概”。在她的这幅水彩画中,记录了1915年9月25日战场上的一幕:一位名叫弗兰克·爱德华的伦敦-爱尔兰中士不顾命令,踢着一个皮球,带领他的士兵们冲向德军的场面。最终,尽管爱德华被击中大腿,并吸入有毒气体,他还是在那场战争中幸存下来,并一直活到了1964年。在那场战争中,英军和德军共牺牲11万人,最终以英军溃败而告终。

L.S。劳里 《去看球》(1923)

L.S。劳里 《去看球》(1923)

  
作为20世纪英国最有名的画家之一,L.S。 劳里(1887-1976),出生于斯特雷特福德,那里有老特拉福德球场,有闻名世界的曼联,然而命运却选择让他做一位曼彻斯特的球迷。作为罗塞蒂、马格利特和弗洛伊德的崇拜者,劳里的画作平实、淳朴,生动地捕捉到了北部工人阶层富有乐趣的生活——在冷清的星期六下午,没有什么事儿能比赶着去看一场三点开始的球赛更重要的了。

摄影师不详,《布拉克蒙女士》(1920)

摄影师不详,《布拉克蒙女士》(1920)

  
这幅早期足球照片中的主人公玛德莱娜·布拉克蒙,是法国女子国家队的队长。摄影师在拍摄时,重点突出了她的专注与动态产生的错觉。

威廉·雷金纳德·豪·布朗恩 《温布利》(1923)

威廉·雷金纳德·豪·布朗恩 《温布利》(1923)

  
1923年4月28日,英国温布利球场竣工后的第五天,迎来了博尔顿流浪者与西汉姆联队之间的足总杯总决赛。可容纳12万7千人的球场座无虚席,就连台阶上、过道上,甚至是赛场边也聚集了成千上万人。警察只能骑着白马轻轻驱散场内人群,以便能使球赛开始。后来,bwin必赢注册,这个事件被人们称为“白马总决赛”。最后,博尔顿以2-0的比分赢得了比赛。2003年,温布利球场被拆毁,并被一个新球场所替代。

本文标题:古诗代今画笔投放的绿茵场

相关文章